Friday, September 25, 2009

失去新鲜?+无声示威?

昨晚和一位认识不到一星期的网友撑抬脚闲聊。不知道是本性还是什么的,聊到还蛮起劲的。一如往常般,除了对方问到一些私人话题时我还是“假假”绕一圈带人家游花园,岔开话题(先不想说+耍宝一下;p);另外我还是没有禁忌,没有假扮正经(也不是说一向来都不正经==")的什么都说什么都讲(和我聊过的朋友应该都知道:我就是酱的咯XD。但是还是有一定的保留的,不是完全没有过滤)

不懂怎么了,最近都觉得新的朋友比起在中学时期的朋友(不是全部啦,有些还是一样往常般的“疯”)都来的好聊。相比之下,如果我和那些之前的“中学帮”聚在一起时,我会变得很静,甚至大家都察觉不到有我的存在。

-是没话题?(还是一样的吵闹,一样废到极点根本浪费时间的话题满场飞)
-是我搞自闭?(别人或许那么认为,但实际上我在的头脑在分析现场每个人[不是像transformers那样=="])
-是我插不进话题?(有这个可能,因为“某位”通常只有他讲,无他人说)
-是我在扮“酷”?(please啦,我清楚知道我不是古天乐)
-是觉得失去新鲜感?(或许,可能)
-对于他们太过了解,太熟,知道他们的缺点太多而产生些“厌恶感”?(应该是)


这个星期开斋节公假,一些大学就有一个星期的假期,全都回来家乡,就有了些聚会,但我都找些借口避开了。我不说别的,只说我自己内心在想的:正如上面所说的,再加上某些会产生尴尬局面的机会,为了不使这种场面发生,所以我都能避则比。就从这里拿出其中一项,在昨晚也有聊到的这一点:昔日的好朋友,是不是都可以永久?以前的美好的一幕,都是短暂的?


确实是有些事情发生,可能一些误会,可能强硬的态度,可能言语上造成的不悦,可能其他,都促成了一些伤害。可能为了谁,可能不懂得尊重,可能是非不分,可能被某些事情/人物冲昏了头,带来了别人在内心无声的抗议,界限的分离。有时,虽然说明了,甚至道歉(真诚的或假意应酬试的道歉都好),是 否就能真的圆满解决?我已经点头(或接受),那对方是不是真的也放下?相信大家有听过/看过这则故事吧:“每当不开心一次时,就钉一根铁钉在木头上;每当开心一次时,就把木头上的铁钉拔掉一根。当拔完所有铁钉时,虽然没有了代表不开心的铁钉,但是还是会留下铁钉的痕迹。”正如我常说的:凡走过必留下痕迹。不论是好事还是不好的事,有做过就是有做过。虽然说现在真的可以放下,但是也不代表曾经没有伤害过。

现在我没说什么,也没有说完全都是对方的错。可以说是我一开始就犯错了吧,就是错误信任于某人。虽然没吵架,没有不好听的言语,但是火药味还是可以嗅得到的。以前什么都能说的,到现在连sms,msn都没有点到,双方进行着无声示威?哈(冷笑)

Monday, September 21, 2009

20sept09-乱走乱吃乱摄

昨天(20/9),假期嘛,原本提议早上去爬山的,但后来因为前晚晚去看了半夜场,隔天早上就懒得早起。所以就在中午时刻去了植物园,说是去运动,但到后来也只是去拍照。


摆架子的猴子

 
 4个自恋的山寨版大嘴巴(阿铭,阿根,阿玲,阿伟)

最近天气发神经,爽爽就热到------!爽爽就下雨!昨午就爽爽下起雨!避免成为落汤鸡,跳上车就跑去了在古迹区里的一间餐厅。环境不错,传统中西合璧+古董味的设计装饰,但是食物价格就中上级。

 
 套餐(蛮香几下那条香肠)

 
 餐厅内景01

 
 餐厅内景02

 
山寨版的张曼玉和梁朝伟在撑抬脚


随便拍


这3把神经刀

公假的其中一天,就这样随便过去了。近期比较少更新部落格,生活没什么特别的。在找着也在酝酿着些比较有生气的生活。快了,快了,到时再分享。

Tuesday, September 8, 2009

2年了

2年了,她离开我2年了。
2007年9月8号,
一个让我的人生起了变化的日子,
这一天,她没告知我,静悄悄的离开了。

在这2年里,虽然在别人眼里的我,
是坚强的,平静的生活。
但是,心里总还是掉了块肉似的。
看起来生活的还好,但是自己打分的话,
是空虚的,颓废的。

我明白,天下无不散之筵席。
缘分尽了,就不能再勉强。
而我也不是还未在悲伤中走出来,
只是,
觉得可惜,觉得遗憾。
可惜我们的缘分就那样的结束了,
遗憾我还未能够好好的尽我的责任。

2年了,
少了她的欢笑声,
少了她可爱的笑容,
少了她中气十足的唠叨,
少了她的生活。。
但是我对她的敬爱,始终未变,
甚至更深了。
或许是真的失去过才懂得珍惜,
也许是我真的成长了。

2年了,
少了她的日子,还是一样要过。
每当想起她一些开心的事,
就会感到骄傲,嘴角也翘起微笑;
每当想起一些比较伤感的事,
心中的痛,伴随着泪水涌出。

很想念,
这2年来,虽然刻意的不去多想,
也自认为对这件事麻木了。
但是,
想念的心,是不可能没有的,
而且,是永远的想念。

今天,2009年9月8号,

她离开的日子满2周年了。
不知道在天堂的她过得好吗...



待续。。。。

Sunday, September 6, 2009

中元节@大山脚

农历七月,大家所熟悉的中元节。每年这个时候,在大山脚这个城镇,从农历七月初三开始至十七,一连十五天进行着中元庆典。大山脚盂兰胜会,最为瞩目的是有着全马最大尊的纸扎大士爷(26尺高相等于2层楼高),每年庆典花费超过百万令吉。在大山脚膜拜大士爷已有131年历史,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有潮剧团酬神演出,众善信供奉祭品裊裊香火不息。不但如此,与此同时也在进行着慈善活动如筹款捐助地区独立中学等。

今年一连十五天的庆典就在昨晚(9月5日)就进入尾声,也是最高潮时刻-恭送大士爷回銮。据媒体报道,昨晚估计约6000人参与。本人也有幸见证这一刻,来几张照片分享:

傲视全马,超过26尺逾2层楼高的大士爷金身

恭送大士爷回銮前之摄。以另个角度

恭送回銮,大士爷金身焚化,15天的中元庆典也告一段落


善信们在最后时刻就地膜拜

善信们的祭品相映


bonus track_摄作分享
虔诚+信仰+带点浪漫的一幕

蛮有型的。蛮喜欢这张照片

旺啊,好紧要旺啊!(不是在为某电讯公司打广告)

祝大家:中元节平安祥和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