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6, 2009

蜕变中

在这里沉寂了将近一个月,没有更新博文,没有上载照片,但不是消声灭迹,因为在“面书”那里常会看到我的出现。老实说,我有点懒,也有点词穷,不知道要在 这里写些什么;或有主题,但却没有内容的灵感,所以每次都:算了吧。虽然知道很少人会来看我的博文,但我还是会继续时不时更新一下,因为,在这里放些我想 要说的,好过自己自言自语吧?哈。

目前计划来个大转变,再给我一点时间,以全新出发。蜕变中,但别叫我蛹哥/蛹弟,谢~

捉匪管治安又不见得那么厉害??!!

话说上星期的某一天,我在巴刹买完东西上车,我没扣上安全带,oklo我错咯。在巴刹那边的lorong我才转第2个corner,上车才走不到 600m,才一转进第2个corner就看到离corner 200m处就有一个带黑超的mata伸手叫我停车。(200m远而且我穿着黑色t-shirt他也能看到我没扣安全带!mata部队有千里眼的特异功能人士,值得骄傲吧!)我也知道这次我中奖了,那位“千里眼”要我的ic, driving lisence。然后就以下对话:

千里眼:tak pakai tali pinggang.
我:ya, saya baru saja naik kereta, beli barang di pasar(手指着在隔一条水沟的巴刹建筑物)。
千里眼:yakeh?
我:yala, minta tuan bagi peluang la
千里眼:macam mana beri peluang?
(当我在从钱包里拿出ic, driving lisence 时)
千里眼说:wah, banyak duit-nya...
(我不出声了,知道他转是“那种人”)
千里眼看我不出声就说:u pi tanya mereka la(指着在前面坐在雨伞下面的另4个黑超叔叔)

我就下车走过去就不说什么了,就直接叫他们开罚单就好。我缴罚单也好过“养他们”。为什么呢?原来他们在远处就已经有人在“盯”了,然后在这里截停人家,这样不就可以再说:“wah,banyak duit-nya”了咯。已经知道他们的pattern,我要请喝咖啡的话,我也半死,为什么?一个抄牌路障就5个人,怎样请啊??!!


这样子的抄牌方法就很在行,捉匪管治安又不见得那么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