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23, 2010

活动_前·后·感

今年1月,收到朋友的通知,说有计划要办一场音乐会,并要求我协助他们。第一次出来喝茶谈有关事项,大略的知会他们筹办function应该要做的事情。老实说,开始时听到他们说要搞一场“演唱会”,觉得有点的惊讶,不是我看不起他们,他们有学院上下作支持,哪会没能力办?只是向来喜欢新鲜刺激的我想看看这位第一次筹办function的椅人先生(chairman)有什么良计搞这个project和他的领导能力(毕竟跟他也不是很很很熟的那种,知道的是他很自恋一直说自己可爱啦;p)。

说帮忙嘛,老实说我也没一直跟进他们的筹备进展。第2次茶会,已经是4月份。那时候从椅人先生哪里知道的,他们已经走错了几个步骤,而且也已决定,也就是没办法在修改挽回。没法子嘛,做每一件事都是要看目前的处境,也只能如此,所以也只能见一步走一步。

活动日期前3个星期,来电求救帮忙了。內部问题接连而来。那时候,我开始想要骂人(想而已,最后还是保持着费玉清斯文的形象【很不要脸的说-.-】)。相关问题的策略,老爷我老早在1,2月份已经提供支援单位,联络,意见给他们,但我不知道什么原因让他们拖了几个月也不见行动(可能有,但我没看到成果咯)。再说,最后冲刺时刻临时紧急应对策略也给了,还是无动于衷。那时候的老爷我开始有点不耐烦,因为要求我做隐形顾问,但他们却感情用事的故我行事。那,需要我来干嘛?我可以告辞了嘛。(有条家伙说我是他的agent,agent的话是有薪水拿的。但我只是义务一分钱也没得到反而还为了他们的活动花上百的应酬费,的那种)


音乐会当天,要求我负责control room。早上老爷我还特地请了半天假行驶了来回120公里的路程到现场观察彩排,哪知道,再次的也更写实的给我看到了他们的缺点。其实那时候我已经快要发火开炮,但还是收着保持。毕竟我只是外人一个,什么职位都不是,不想也不方便说太多。当天control room的工作我也不太要置身于内,早上彩排时也尽量让其他几位CR助理熟悉流程控制就好,为了不让他们受压力,所以我不全情投入这份工作,只放入关心就好。


曾经与我合作过的人都知道,我是一个很严厉,要求很高的疯子,要做就要尽量做到最好,不管你的职位是比我高还是二打六,一有失误全场就要看我脸色的那种(我就是酱的咯。我不是专业人士,但对待每一件事都要秉持专业态度,受不了我的话那您就另请高明吧)。其实在这个function,在明我都放着观望态度,虽然在暗私底下静悄悄的为他们做了不少,毕竟答应人家帮忙,就送佛送到西。但我有我的原则,我的作风,凡事都要有专业的态度。低调不明显的协助,或许就真的如我的助理所说的那样,疯子一个


或许他们经验少,第一个活动就玩那么大的要搞公开售票音乐会,在筹办程序过程难免都会有棘手难题。但他们是幸运的,在所有支援的配合下,整个音乐会在当晚顺利的落幕。后续内部发展是怎样,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因为我只是一个隐形的旁观外人义务助理。

虽然内部问题一箩筐,在于初次筹办活动,对筹委会是一个经验。希望下次再接再厉,取长补短。

恭喜主办团队获得成功。

*上述纯属心情感想写照,发泄教训(骂)成分,也没邀功的意思。如果你认为我是的话,那我也没办法咯。

#

Sunday, May 2, 2010

探访CPS,Penang

5月1号公共假期,对于最近忙得时间不够分的我来说:“这可是来的恰时宜的休息日!”对于其他人来说,这连续天的假期可以用在陪家人/佳人,朋友逛街/到处“浦”。。。而这天早上,很想赖床但不成功的老夫我照着原定计划和另6位朋友(有几个网友放我飞机),搬了几箱几大包的礼物,前往Children`s Protection Society Penang(CPS)”槟州儿童保护协会”(如果没有翻译错误的话)探访。

所买的干粮礼物:各类饼干,包装豆水,零食,朱古力糖。(包装成一人一份前)

Children`s Protection Society Penang-一个非盈利,非政府的组织,宗旨为提供儿童/青少年一个安全及良好环境的庇护所。在这里,主要焦点在于青少年的心理生理的成长,也提高他们的,社会,消遣和教育程度。与此同时,该协会也与家长合作,让在该中心的青少年可以最终与他们的家庭和睦共处。该中心所获取的资源来自政府及非政府组织的协助,工作人员分别有全职,兼职及义工,提供各儿童青少年日常需求,教育及身心成长的工作。职员也通过家访以探讨及了解儿童/青少年的家庭背景及资料以方便给予更多的协助与支持。该中心及其他义务团队不时主办各个节目/活动如激励课程,主要目的为儿童/青少年懂得自律,自信,及各个心理元素。

简单来说,该中心所收容的儿童/青少年为来自问题家庭,本身问题,缺乏应有资源等各造,并提供他们应有及恰当的援助。这天,我们来到这间庇护所,探查他们的居住环境,饮食,日常作息。。。也向负责人了解到他们所面对的问题:缺乏补习老师。还好我们当中就有2位幼儿园老师随行:钟老师和黄老师,当然其他随行者不管是大专生还是在职者也给予协助。不过小插曲是:阿娘喂!部分form5的数学formula我还回给中学老师了嘞,答案是可以找到啦,不过solution要怎样写就。。。==(要知道想当年老夫多数都只写有分数拿的solution,现在要全部列出来的那种还真的有难度)。。有些小学/初中的科学也真的把某大专生也给考倒,还真的有点蛮压力的。不过可以了解到的是,他们都有基础的教育程度,多数都是有去学校上课,然后再回来庇护所共处。为此,有些华裔也通晓印度语,所以简单来说比我还要厉害咯!

钟老师和黄老师+全场最乖的小朋友

辅助补习一景

贱人杰发挥师表本色

视察了他们的居所环境后,发觉到基本设备还蛮齐全的,饭厅,各自单人床,卫生间,娱乐场所,也有各自的球鞋,自行车,文具,其他团体送来以箱计算的用品等。但有一点就是卫生部分就应该要加强,不论是环境或个人,再加上多人同住一间房,很容易酿成传染。

逗留2小时多,临走前,派礼物啦!!!
钟老师搬礼物的英姿

一人一份,统统都有!

盈姐派礼物

花絮+大踢爆:
1.黄老师第一次参与这样的活动,还蛮兴奋的说。
2.不单只是我,盈姐也要看会课本才能找到solution应该怎样写。
3.“杜懂”(他的股份最大,称董事长)自认不太能教小朋友,我们也公认,因为他的教导工作不超过10分钟就beh tahan!
4.该中心收容着一位巨星:“卖糕节省”。他模仿MJ的舞蹈还蛮滑稽可爱的,还有个人收藏的MJ剪报。
5.贱人杰的弟弟和“卖糕节省”还蛮投契的,他们玩的游戏我们几个都摸不懂。

Special thanks…
1.各位出钱出力的:贱人杰;杰小弟(好像没有投资);钟老师黄老师盈姐杜懂,还有老夫。。嘿嘿
2.没有出席但有投资的:hlmilk大姐Tchia小姐Lucas美男Kevin发弟
3.说会投资但却还没过账的:肥仔Wei

接下来整个5月陆续会有类似活动,有意参与者可在我的面子书留言或讯息我。欢迎及感谢各位的参与。

Ps:这天也是贱人杰的牛日,祝他生蛋快落,恭喜发财~

#